陳甬軍
您當前位置是:首頁 > 學者觀點 > 陳甬軍
陳甬軍:如何認識“一帶一路”的經濟本質
陳甬軍:如何認識“一帶一路”的經濟本質
陳甬軍:如何認識“一帶一路”的經濟本質
字號:
來源:人大重陽網  發表日期:2017-02-11  閱讀次數:6174

  編者按:今年5月中國將主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這預示了在“一帶一路”倡議三年多的實踐的推動下,沿線國家和國際社會已逐步凝聚共識。考慮國內外經濟背景和供需分析,本文從理論抽象的層次上為解釋“一帶一路”倡議所具有的宏觀平衡和微觀贏利的經濟本質,提供新的認知視角。


  2016年7月1日,習近平主席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九十五周年大會上的發言中指出:“中國堅定不移實行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堅持打開國門搞建設,在‘一帶一路’等重大國際合作項目中創造更全面、更深入、更多元的對外開放格局”。2016年8月,在中央“一帶一路”座談會上,習近平主席又指出:“以‘一帶一路’建設為契機,開展跨國互聯互通,提高貿易和投資合作水平,推動國際產能和裝備制造合作,本質上是通過提高有效供給來催生新的需求,實現世界經濟再平衡”。這反映了經過三年試水后,中央從經濟視角的定位,新提出了國際合作項目和經濟本質這兩個概念作為認識“一帶一路”的核心內容。本文通過理論圖示的方法,將“一帶一路”經濟本質抽象為宏觀和微觀兩個不同層次進行分析,解釋“一帶一路”倡議的經濟本質。


  一、宏觀平衡:理解“一帶一路”的經濟本質


  1.“一帶一路”構想的經濟層面供需分析


  近年來以我國發展中國家為代表的新興市場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以中西亞為代表的亞洲發展中國家市場廣闊。根據亞洲開發銀行的測算,未來6-8年,亞洲每年的基礎設施資金需求將達到7300億美元;根據世界銀行的測算,亞洲每年基礎設施資金需求約為8000億美元。與此同時,亞洲開發銀行和世界銀行兩個最大的金融機構每年在亞洲地區基礎設施的投資總和只有300億美元左右。因此,亞洲基礎設施建設面臨著巨大的融資缺口。資金欠缺制約了基礎設施建設,也制約了中西亞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和地區的經濟增長,這是“一帶一路”倡議經濟層面的需求面。我國經濟由于結構轉型而形成的生產能力富裕、擁有競爭力的中高端技術和龐大的外匯儲備,又構成了“一帶一路”倡議經濟層面的供給面。這個供需結合就形成“一帶一路”戰略內在可行的經濟邏輯。


  2.“一帶一路”戰略的宏觀經濟本質分析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于2016年4月12日發布了《世界經濟展望》,數據顯示2015年世界GDP總量為77.3萬億美元。預計2016-2017年全球經濟增長保持在3.1%-3.4%,即全球總需求約為79.6萬億美元,需要絕對生產總值絕對值增加2.5萬億美元左右。為保證3.5%以上的經濟增長,全球供需之間大約有1萬億美元缺口。如果今后我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項目投資超過400億美元/年,按照1:5的投資乘數粗略估計,可產生2000億美元的總需求,可彌補世界經濟需求總缺口的1/5左右。這樣“一帶一路”建設就為世界經濟再平衡作出了重要貢獻。


  所以,習近平主席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座談會上特別強調,通過“一帶一路”建設,“特別是在當前世界經濟持續低迷的情況下,如果能夠使順周期下形成的巨大產能和建設能力走出去,支持沿線國家推進工業化、現代化和提高基礎設施水平的迫切需要,有利于穩定當前世界經濟形勢”。


  二、微觀雙贏:理解“一帶一路”的贏利機制


  “一帶一路”對外是和平發展倡議,對內是對外開放戰略。如何理解其作為一個國際技術合作項目的新定位?實際上這是對項目實施的主體企業來說的。所以需要從微觀層面分析“一帶一路”內在的贏利機制。


  1.基本圖形:中國-中西亞國家的互動雙贏


  我國有擴展市場的內在需求,企業需要“走出去”尋求穩健的投資項目與機會,而以中西亞國家為代表的亞洲其他國家具有廣闊市場且缺乏基礎設施投資。這個供需經濟態勢,就可形成以“軟貸款”為“引導”,帶動我國基礎設施建設能力“走出去”,以基礎設施建設推動合作國家的經濟建設發展,并以其收益歸還項目建設貸款的這一經濟循環路線(見圖1)。



  圖1  基本圖形:中國與亞洲其他國家在經濟互動中實現雙贏


  2.擴展圖形:中亞歐非各國參與的多邊共贏


  “一帶一路”倡議誕生于我國與其他亞洲國家的經濟互動中,從雙方市場基礎供給與需求出發,滿足雙邊利益。這個倡議實施的區域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東牽亞太經濟圈,西系歐洲經濟圈,被認為是世界上最長、最具有發展潛力的經濟大走廊。在這個區域里的歐洲工業強國近年面臨著經濟衰退的壓力,希望通過自身的技術優勢參與到“一帶一路”建設中,以獲取中亞發展中國家廣闊市場。作為“一帶一路”倡議的倡導國,我國在“一帶一路”建設中與歐洲工業強國聯合投資建設發展中國家,可為我國率先“走出去”的企業提供學習先進技術和營銷經驗的平臺,有助于我國制造業技術的不斷升級。于是歐洲國家作為第三方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實現國際產能合作的“第三方合作”模式應運而生。


  非洲國家與亞洲許多國家一樣需要基礎設施建設。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進一步推進,非洲各國將成為下一階段受益國家。一方面,隨著基礎設施建設的進一步推薦,非洲一些國家將成為“資金-技術”的輸入市場,直接受惠于基礎設施建設;另一方面,下一階段,中亞等國家基礎設施建設帶動的區域經濟發展將惠及非洲各發展中國家,通過區域要素流動帶動區域協同發展。


  近年來,歐洲主要國家在“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后對我國態度的改善,在極大程度上證明了“一帶一路”戰略對歐洲國家的吸引力,也從另一個側面證明了“一帶一路”構想的邏輯自洽。歐洲國家和非洲國家的積極響應和參加,極大地拓展和豐富了“一帶一路”戰略的內涵。這樣,就可對圖1“一帶一路”戰略的基本圖形進行延伸和擴展(見圖2)。



  圖2  基本模型的延展:歐洲、非洲國家參與的多邊共贏


  3.綜合圖形:北美等所有參與國家的多邊共贏型贏


  考慮今后北美國家很有可能加入,這樣就可形成“一帶一路”內在互利共贏機制的綜合圖形(見圖3)。最近,加拿大總理訪問我國時要求加入亞投行的請求和美國新當選總統關于基礎設施建設的言論,也在一定程度上從經驗事實上支持了這個綜合圖形反映的內在經濟邏輯。

 


  圖3  基本理論模型的綜合:包括北美等所有參與國家的共贏


  三、研究和宣傳“一帶一路”經濟本質的重要意義


  “一帶一路”的理論圖型源于對我國及世界各國的經濟發展現狀和國際經濟宏觀背景的分析,它是在抽象的層次上將提出倡議的我國和參與合作的各國簡化為市場主體,從供給和需求的視角出發,分析參與各方的行為和利益,旨在證明“一帶一路”存在自洽的經濟邏輯。


  明確“一帶一路”倡議的經濟本質,其意義表現在四個方面:


  1.有助于提高對互聯互通重要性的思想認識


  “一帶一路”是跨出國門進行建設,涉及復雜的自然地理環境和國家外交關系。特別是我國與周邊國家的互聯互通,對戰略的實施效果影響較大。


  2.有助于對項目的經濟收益和風險進行評估


  投資存在風險,但是它是與收益相對應的。根據經驗和沿線國家情況,選擇和評估投資項目,說明“一帶一路”倡議的經濟本質可以幫助評估互聯互通的經濟風險。


  3.有助于建設的項目“落地”


  過去由國家主導的外援效果明顯,但也有看不見的巨大成本。“一帶一路”戰略主要依賴企業作為行動主體,政府起積極引導、因勢利導和協調組織的作用。說明“一帶一路”經濟本質和國際合作項目的性質,可以成為引導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根本動力。


  4.有助于“一帶一路”倡議的正確傳播


  與以往的國際經濟合作形式相比,我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內涵更加豐富。它不僅著眼于實現互利共贏的商業合作模式,實現道路、貿易和貨幣的“互聯互通”,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實現中國特色與國際慣例的結合,還強調政策溝通和人心相通。因此,做好“一帶一路”倡議的正確傳播,“五通”將更加順利。

  編者按:今年5月中國將主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這預示了在“一帶一路”倡議三年多的實踐的推動下,沿線國家和國際社會已逐步凝聚共識。考慮國內外經濟背景和供需分析,本文從理論抽象的層次上為解釋“一帶一路”倡議所具有的宏觀平衡和微觀贏利的經濟本質,提供新的認知視角。


  2016年7月1日,習近平主席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九十五周年大會上的發言中指出:“中國堅定不移實行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堅持打開國門搞建設,在‘一帶一路’等重大國際合作項目中創造更全面、更深入、更多元的對外開放格局”。2016年8月,在中央“一帶一路”座談會上,習近平主席又指出:“以‘一帶一路’建設為契機,開展跨國互聯互通,提高貿易和投資合作水平,推動國際產能和裝備制造合作,本質上是通過提高有效供給來催生新的需求,實現世界經濟再平衡”。這反映了經過三年試水后,中央從經濟視角的定位,新提出了國際合作項目和經濟本質這兩個概念作為認識“一帶一路”的核心內容。本文通過理論圖示的方法,將“一帶一路”經濟本質抽象為宏觀和微觀兩個不同層次進行分析,解釋“一帶一路”倡議的經濟本質。


  一、宏觀平衡:理解“一帶一路”的經濟本質


  1.“一帶一路”構想的經濟層面供需分析


  近年來以我國發展中國家為代表的新興市場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以中西亞為代表的亞洲發展中國家市場廣闊。根據亞洲開發銀行的測算,未來6-8年,亞洲每年的基礎設施資金需求將達到7300億美元;根據世界銀行的測算,亞洲每年基礎設施資金需求約為8000億美元。與此同時,亞洲開發銀行和世界銀行兩個最大的金融機構每年在亞洲地區基礎設施的投資總和只有300億美元左右。因此,亞洲基礎設施建設面臨著巨大的融資缺口。資金欠缺制約了基礎設施建設,也制約了中西亞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和地區的經濟增長,這是“一帶一路”倡議經濟層面的需求面。我國經濟由于結構轉型而形成的生產能力富裕、擁有競爭力的中高端技術和龐大的外匯儲備,又構成了“一帶一路”倡議經濟層面的供給面。這個供需結合就形成“一帶一路”戰略內在可行的經濟邏輯。


  2.“一帶一路”戰略的宏觀經濟本質分析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于2016年4月12日發布了《世界經濟展望》,數據顯示2015年世界GDP總量為77.3萬億美元。預計2016-2017年全球經濟增長保持在3.1%-3.4%,即全球總需求約為79.6萬億美元,需要絕對生產總值絕對值增加2.5萬億美元左右。為保證3.5%以上的經濟增長,全球供需之間大約有1萬億美元缺口。如果今后我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項目投資超過400億美元/年,按照1:5的投資乘數粗略估計,可產生2000億美元的總需求,可彌補世界經濟需求總缺口的1/5左右。這樣“一帶一路”建設就為世界經濟再平衡作出了重要貢獻。


  所以,習近平主席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座談會上特別強調,通過“一帶一路”建設,“特別是在當前世界經濟持續低迷的情況下,如果能夠使順周期下形成的巨大產能和建設能力走出去,支持沿線國家推進工業化、現代化和提高基礎設施水平的迫切需要,有利于穩定當前世界經濟形勢”。


  二、微觀雙贏:理解“一帶一路”的贏利機制


  “一帶一路”對外是和平發展倡議,對內是對外開放戰略。如何理解其作為一個國際技術合作項目的新定位?實際上這是對項目實施的主體企業來說的。所以需要從微觀層面分析“一帶一路”內在的贏利機制。


  1.基本圖形:中國-中西亞國家的互動雙贏


  我國有擴展市場的內在需求,企業需要“走出去”尋求穩健的投資項目與機會,而以中西亞國家為代表的亞洲其他國家具有廣闊市場且缺乏基礎設施投資。這個供需經濟態勢,就可形成以“軟貸款”為“引導”,帶動我國基礎設施建設能力“走出去”,以基礎設施建設推動合作國家的經濟建設發展,并以其收益歸還項目建設貸款的這一經濟循環路線(見圖1)。



  圖1  基本圖形:中國與亞洲其他國家在經濟互動中實現雙贏


  2.擴展圖形:中亞歐非各國參與的多邊共贏


  “一帶一路”倡議誕生于我國與其他亞洲國家的經濟互動中,從雙方市場基礎供給與需求出發,滿足雙邊利益。這個倡議實施的區域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東牽亞太經濟圈,西系歐洲經濟圈,被認為是世界上最長、最具有發展潛力的經濟大走廊。在這個區域里的歐洲工業強國近年面臨著經濟衰退的壓力,希望通過自身的技術優勢參與到“一帶一路”建設中,以獲取中亞發展中國家廣闊市場。作為“一帶一路”倡議的倡導國,我國在“一帶一路”建設中與歐洲工業強國聯合投資建設發展中國家,可為我國率先“走出去”的企業提供學習先進技術和營銷經驗的平臺,有助于我國制造業技術的不斷升級。于是歐洲國家作為第三方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實現國際產能合作的“第三方合作”模式應運而生。


  非洲國家與亞洲許多國家一樣需要基礎設施建設。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進一步推進,非洲各國將成為下一階段受益國家。一方面,隨著基礎設施建設的進一步推薦,非洲一些國家將成為“資金-技術”的輸入市場,直接受惠于基礎設施建設;另一方面,下一階段,中亞等國家基礎設施建設帶動的區域經濟發展將惠及非洲各發展中國家,通過區域要素流動帶動區域協同發展。


  近年來,歐洲主要國家在“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后對我國態度的改善,在極大程度上證明了“一帶一路”戰略對歐洲國家的吸引力,也從另一個側面證明了“一帶一路”構想的邏輯自洽。歐洲國家和非洲國家的積極響應和參加,極大地拓展和豐富了“一帶一路”戰略的內涵。這樣,就可對圖1“一帶一路”戰略的基本圖形進行延伸和擴展(見圖2)。



  圖2  基本模型的延展:歐洲、非洲國家參與的多邊共贏


  3.綜合圖形:北美等所有參與國家的多邊共贏型贏


  考慮今后北美國家很有可能加入,這樣就可形成“一帶一路”內在互利共贏機制的綜合圖形(見圖3)。最近,加拿大總理訪問我國時要求加入亞投行的請求和美國新當選總統關于基礎設施建設的言論,也在一定程度上從經驗事實上支持了這個綜合圖形反映的內在經濟邏輯。

 


  圖3  基本理論模型的綜合:包括北美等所有參與國家的共贏


  三、研究和宣傳“一帶一路”經濟本質的重要意義


  “一帶一路”的理論圖型源于對我國及世界各國的經濟發展現狀和國際經濟宏觀背景的分析,它是在抽象的層次上將提出倡議的我國和參與合作的各國簡化為市場主體,從供給和需求的視角出發,分析參與各方的行為和利益,旨在證明“一帶一路”存在自洽的經濟邏輯。


  明確“一帶一路”倡議的經濟本質,其意義表現在四個方面:


  1.有助于提高對互聯互通重要性的思想認識


  “一帶一路”是跨出國門進行建設,涉及復雜的自然地理環境和國家外交關系。特別是我國與周邊國家的互聯互通,對戰略的實施效果影響較大。


  2.有助于對項目的經濟收益和風險進行評估


  投資存在風險,但是它是與收益相對應的。根據經驗和沿線國家情況,選擇和評估投資項目,說明“一帶一路”倡議的經濟本質可以幫助評估互聯互通的經濟風險。


  3.有助于建設的項目“落地”


  過去由國家主導的外援效果明顯,但也有看不見的巨大成本。“一帶一路”戰略主要依賴企業作為行動主體,政府起積極引導、因勢利導和協調組織的作用。說明“一帶一路”經濟本質和國際合作項目的性質,可以成為引導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根本動力。


  4.有助于“一帶一路”倡議的正確傳播


  與以往的國際經濟合作形式相比,我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內涵更加豐富。它不僅著眼于實現互利共贏的商業合作模式,實現道路、貿易和貨幣的“互聯互通”,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實現中國特色與國際慣例的結合,還強調政策溝通和人心相通。因此,做好“一帶一路”倡議的正確傳播,“五通”將更加順利。

  編者按:今年5月中國將主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這預示了在“一帶一路”倡議三年多的實踐的推動下,沿線國家和國際社會已逐步凝聚共識。考慮國內外經濟背景和供需分析,本文從理論抽象的層次上為解釋“一帶一路”倡議所具有的宏觀平衡和微觀贏利的經濟本質,提供新的認知視角。


  2016年7月1日,習近平主席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九十五周年大會上的發言中指出:“中國堅定不移實行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堅持打開國門搞建設,在‘一帶一路’等重大國際合作項目中創造更全面、更深入、更多元的對外開放格局”。2016年8月,在中央“一帶一路”座談會上,習近平主席又指出:“以‘一帶一路’建設為契機,開展跨國互聯互通,提高貿易和投資合作水平,推動國際產能和裝備制造合作,本質上是通過提高有效供給來催生新的需求,實現世界經濟再平衡”。這反映了經過三年試水后,中央從經濟視角的定位,新提出了國際合作項目和經濟本質這兩個概念作為認識“一帶一路”的核心內容。本文通過理論圖示的方法,將“一帶一路”經濟本質抽象為宏觀和微觀兩個不同層次進行分析,解釋“一帶一路”倡議的經濟本質。


  一、宏觀平衡:理解“一帶一路”的經濟本質


  1.“一帶一路”構想的經濟層面供需分析


  近年來以我國發展中國家為代表的新興市場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以中西亞為代表的亞洲發展中國家市場廣闊。根據亞洲開發銀行的測算,未來6-8年,亞洲每年的基礎設施資金需求將達到7300億美元;根據世界銀行的測算,亞洲每年基礎設施資金需求約為8000億美元。與此同時,亞洲開發銀行和世界銀行兩個最大的金融機構每年在亞洲地區基礎設施的投資總和只有300億美元左右。因此,亞洲基礎設施建設面臨著巨大的融資缺口。資金欠缺制約了基礎設施建設,也制約了中西亞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和地區的經濟增長,這是“一帶一路”倡議經濟層面的需求面。我國經濟由于結構轉型而形成的生產能力富裕、擁有競爭力的中高端技術和龐大的外匯儲備,又構成了“一帶一路”倡議經濟層面的供給面。這個供需結合就形成“一帶一路”戰略內在可行的經濟邏輯。


  2.“一帶一路”戰略的宏觀經濟本質分析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于2016年4月12日發布了《世界經濟展望》,數據顯示2015年世界GDP總量為77.3萬億美元。預計2016-2017年全球經濟增長保持在3.1%-3.4%,即全球總需求約為79.6萬億美元,需要絕對生產總值絕對值增加2.5萬億美元左右。為保證3.5%以上的經濟增長,全球供需之間大約有1萬億美元缺口。如果今后我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項目投資超過400億美元/年,按照1:5的投資乘數粗略估計,可產生2000億美元的總需求,可彌補世界經濟需求總缺口的1/5左右。這樣“一帶一路”建設就為世界經濟再平衡作出了重要貢獻。


  所以,習近平主席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座談會上特別強調,通過“一帶一路”建設,“特別是在當前世界經濟持續低迷的情況下,如果能夠使順周期下形成的巨大產能和建設能力走出去,支持沿線國家推進工業化、現代化和提高基礎設施水平的迫切需要,有利于穩定當前世界經濟形勢”。


  二、微觀雙贏:理解“一帶一路”的贏利機制


  “一帶一路”對外是和平發展倡議,對內是對外開放戰略。如何理解其作為一個國際技術合作項目的新定位?實際上這是對項目實施的主體企業來說的。所以需要從微觀層面分析“一帶一路”內在的贏利機制。


  1.基本圖形:中國-中西亞國家的互動雙贏


  我國有擴展市場的內在需求,企業需要“走出去”尋求穩健的投資項目與機會,而以中西亞國家為代表的亞洲其他國家具有廣闊市場且缺乏基礎設施投資。這個供需經濟態勢,就可形成以“軟貸款”為“引導”,帶動我國基礎設施建設能力“走出去”,以基礎設施建設推動合作國家的經濟建設發展,并以其收益歸還項目建設貸款的這一經濟循環路線(見圖1)。



  圖1  基本圖形:中國與亞洲其他國家在經濟互動中實現雙贏


  2.擴展圖形:中亞歐非各國參與的多邊共贏


  “一帶一路”倡議誕生于我國與其他亞洲國家的經濟互動中,從雙方市場基礎供給與需求出發,滿足雙邊利益。這個倡議實施的區域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東牽亞太經濟圈,西系歐洲經濟圈,被認為是世界上最長、最具有發展潛力的經濟大走廊。在這個區域里的歐洲工業強國近年面臨著經濟衰退的壓力,希望通過自身的技術優勢參與到“一帶一路”建設中,以獲取中亞發展中國家廣闊市場。作為“一帶一路”倡議的倡導國,我國在“一帶一路”建設中與歐洲工業強國聯合投資建設發展中國家,可為我國率先“走出去”的企業提供學習先進技術和營銷經驗的平臺,有助于我國制造業技術的不斷升級。于是歐洲國家作為第三方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實現國際產能合作的“第三方合作”模式應運而生。


  非洲國家與亞洲許多國家一樣需要基礎設施建設。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進一步推進,非洲各國將成為下一階段受益國家。一方面,隨著基礎設施建設的進一步推薦,非洲一些國家將成為“資金-技術”的輸入市場,直接受惠于基礎設施建設;另一方面,下一階段,中亞等國家基礎設施建設帶動的區域經濟發展將惠及非洲各發展中國家,通過區域要素流動帶動區域協同發展。


  近年來,歐洲主要國家在“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后對我國態度的改善,在極大程度上證明了“一帶一路”戰略對歐洲國家的吸引力,也從另一個側面證明了“一帶一路”構想的邏輯自洽。歐洲國家和非洲國家的積極響應和參加,極大地拓展和豐富了“一帶一路”戰略的內涵。這樣,就可對圖1“一帶一路”戰略的基本圖形進行延伸和擴展(見圖2)。



  圖2  基本模型的延展:歐洲、非洲國家參與的多邊共贏


  3.綜合圖形:北美等所有參與國家的多邊共贏型贏


  考慮今后北美國家很有可能加入,這樣就可形成“一帶一路”內在互利共贏機制的綜合圖形(見圖3)。最近,加拿大總理訪問我國時要求加入亞投行的請求和美國新當選總統關于基礎設施建設的言論,也在一定程度上從經驗事實上支持了這個綜合圖形反映的內在經濟邏輯。

 


  圖3  基本理論模型的綜合:包括北美等所有參與國家的共贏


  三、研究和宣傳“一帶一路”經濟本質的重要意義


  “一帶一路”的理論圖型源于對我國及世界各國的經濟發展現狀和國際經濟宏觀背景的分析,它是在抽象的層次上將提出倡議的我國和參與合作的各國簡化為市場主體,從供給和需求的視角出發,分析參與各方的行為和利益,旨在證明“一帶一路”存在自洽的經濟邏輯。


  明確“一帶一路”倡議的經濟本質,其意義表現在四個方面:


  1.有助于提高對互聯互通重要性的思想認識


  “一帶一路”是跨出國門進行建設,涉及復雜的自然地理環境和國家外交關系。特別是我國與周邊國家的互聯互通,對戰略的實施效果影響較大。


  2.有助于對項目的經濟收益和風險進行評估


  投資存在風險,但是它是與收益相對應的。根據經驗和沿線國家情況,選擇和評估投資項目,說明“一帶一路”倡議的經濟本質可以幫助評估互聯互通的經濟風險。


  3.有助于建設的項目“落地”


  過去由國家主導的外援效果明顯,但也有看不見的巨大成本。“一帶一路”戰略主要依賴企業作為行動主體,政府起積極引導、因勢利導和協調組織的作用。說明“一帶一路”經濟本質和國際合作項目的性質,可以成為引導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根本動力。


  4.有助于“一帶一路”倡議的正確傳播


  與以往的國際經濟合作形式相比,我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內涵更加豐富。它不僅著眼于實現互利共贏的商業合作模式,實現道路、貿易和貨幣的“互聯互通”,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實現中國特色與國際慣例的結合,還強調政策溝通和人心相通。因此,做好“一帶一路”倡議的正確傳播,“五通”將更加順利。

學者觀點
陳甬軍
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國家重點學科產業經濟學學科帶頭人,
廈門大學經濟學院兼職教授、博士生導師。
Email:[email protected]
通信地址:100872 北京市中關村大街59號 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

簡介詳情查看>>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大街59號 (100872 )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辦公室)010-82500279 010-82500280 (科研項目部) 010-82503173 (培訓部)010-82613917 13910189676 傳真:010-82509079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研究院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升星時代
浙江6十1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