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臣
您當前位置是:首頁 > 學者觀點 > 李建臣
李建臣:我們就像恐龍,將要面對一個新世界
李建臣:我們就像恐龍,將要面對一個新世界
李建臣:我們就像恐龍,將要面對一個新世界
字號:
來源: 國際人才交流雜志  發表日期:2018-01-16  閱讀次數:2065

20148月,中央發布了《關于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為做好融合發展這個關涉我國出版傳媒業命運的重大課題指明了方向。《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不僅讓數字出版這一概念首次亮相于國家的五年規劃,國家有關部門也首次把數字出版列入國民經濟行業分類中,從今年101日起開始實施統計。201611月,國務院印發了《十三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把未來五年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劃分了五大板塊,包括文化產業、數字出版在內的數字創意產業位居其一。可見,中央對數字創意產業是高度重視的。

數字技術造就新文明

要認清一個行業及其發展趨勢,必須首先認清它所處的時代。 

人類5000年農耕文明、300年工業文明都已成為過往。當歷史的車輪駛入21世紀,人類又迎來了一個嶄新的文明形態——數字文明,也有人稱之為后工業文明時代或信息時代。數字技術之所以具有造就新文明形態的威力,是因為它至少為社會提供了兩大根本功能,或者說,它同時觸到了推動社會進步的兩大穴位,撬動了兩大支點:一是改造世界的工具,二是實現流動的渠道。 

作為改造世界的工具,我們近20年來已經切身體會到,它對傳統社會已經做、正在做和即將做顛覆性的改造。它就像一場大風暴,蕩滌著傳統社會的一切固有文明形態。在這場風暴之中,不僅許多傳統行業、產業邊際變得越來越模糊,甚至被打碎、消失,而且傳統社會中的各種文明形態——經濟、科技、文化、法律、藝術、教育,乃至社會治理方式,都將在這場風暴的洗禮之后重新洗牌,重構新秩序和新生態。毫不夸張地說,在網絡時代,數字文明已經成為

一種社會存在的背景色。數字技術不僅徹底改變物質世界,而且深刻改變著精神世界。

數字文明已進入第二個階段

回顧網絡時代的歷史足跡,從1994年中國通過一條64K專線首次聯入國際互聯網,到從1998年起,新浪、搜狐、網易、京東、騰訊、阿里巴巴、攜程等大批互聯網企業接連問世,爾來已20年矣。這20年基本走過了數字文明的第一階段。這一階段以物理過程為基本特征,主要是跑馬圈地,完成對基本數據的原始積累和版圖擴張。數字文明雖已滲透到社會神經的各個末梢,但新老共存,而且傳統產業依然處于主導地位。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固有文明形態的原住民還處于社會的主導地位,社會文明慣性使然。 

從今年開始,數字文明將進入第二階段,即化學過程。化學反應是指越來越多的傳統行業將遭遇徹底改造,大量傳統行業將退出歷史舞臺。如果說數字文明的第一階段是以互聯網、移動互聯、大數據、云計算為標志,那么,第二階段則主要以虛擬技術、人工智能、物聯網、區塊鏈、5G、量子技術等技術形態為特征。

購買變成選擇  銷售變成分享

信息傳遞是螞蟻都會的事情,但是利用媒介進行大眾傳播卻是人類智慧的體現。農耕文明時代,西方莎草紙用了4000年,古印度的貝葉也使用了4000多年。中國使用竹簡1400多年,到公元403年代之以紙張。亞歷山大圖書館前后存在800年,藏書數十萬卷,沒有一件印刷品。印刷術發明后,大眾傳播才得以真正實現。17世紀初出現了報紙,17世紀中葉出現了雜志。至于廣播和電視,都是20世紀的事情了。所以大眾傳播是工業文明的產物。工業文明傳播的特點是,信息單向流動,渠道單一,方式單一,技術手段單一,批量生產,B2CBusiness-to-Customer),信息和知識不但可以售賣,而且是賣方市場。文化消費在這樣一種市場規范下進行了數百年。 

數字文明使信息傳播和文化消費在方式和理念上都發生了根本性變化。麥克盧漢說,媒介即人的延伸。人類對個性化、體驗式、舒適性、便捷性消費的需求,自然使智能化傳播、智能化消費成為必然趨勢。 

智能化技術的井噴式發展,為信息的智能化傳播提供了可能。比如虛擬技術可以解決醫生培養過程中對解剖尸體的需求,可以解決工程師對復雜設備的結構分析的需求;比如人工智能依靠海量的知識存儲和智能化處理,可以向人類提供多種形式的知識服務;比如區塊鏈技術會把你的藝術創作過程永遠鐫刻在青史之上......想當年,當我們為磚頭式的大哥大進化到小型手機沾沾自喜的時候,人們做夢也不會想到一夜之間智能手機橫空出世,并迅速成為我們聯系世界幾乎最為重要的渠道。

英特爾創始人之一摩爾通過觀察研究總結出一個規律:大約每隔18個月,芯片制造技術的改進會使芯片的性能提高一倍,或價格下降一半。根據這個結論,互聯網的三大基礎要件——帶寬、存儲和服務器,在服務質量不斷向智能化邁進的同時,價格永遠趨向下降。據統計,2013—2016年間,全球移動寬帶資費下降50%,堪為佐證。

技術進步加速了共享方式走進社會每個角落的步伐。共享,是相對于產權擁有而存在的一個概念。過去我們可能為擁有一套大百科全書而自豪,或為擁有一個偌大的書房而滿足。在數字文明時代,這個觀念就太out了。在數字文明時代,完全不必擁有這些知識的載體,只需一個小小的鏈接,便可進入人類知識的寶庫,只占用一丁點空間,而且隨時提供十分便捷且智能化的服務。就像大街小巷鋪天蓋地的單車,不必為你所擁有,卻全部可以為你所用。在這種形態下,文化消費方式從購買變成了選擇,賣方市場變成了買方市場,銷售變成了分享,勢將逼迫我們出版傳媒工作者,對自己的社會定位、功能和服務方式進行重新思考。

隨著數字文明的不斷演進,人們的消費觀念必將逐步升級。追求舒適不僅是人的本能,也是人的終極追求。古人拋棄竹簡使用紙張,就是為了追求舒適。法國經濟學家薩伊說,供給創造需求。我認為這個定律在數字文明時代可以被賦予新的含義,同樣適用。如果可以讓我躺在浴盆里閉目養神的同時學習知識,我又何苦要盯著屏幕累得腰肌勞損、頸椎骨質增生呢? 

除了追求舒適,人們更需要節省時間。面對浩如煙海的知識和信息,我們的有效學習時間其實很少。正如莊子所云,我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因此,我們必須追求目標清晰、高效、便捷的學習。

出版傳播業高度依賴信息技術發展,互聯網本身就應該是我們未來生存的家園,就像人類最初從水中走向陸地,最終以陸地為家園。出版傳媒業的這種變化才剛剛開始。正像凱文·凱利的名言:今天才是第一天。對此,大數據之父維克多·舍恩伯格則表述為:我們就像恐龍,將要面對一個新世界。

 

20148月,中央發布了《關于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為做好融合發展這個關涉我國出版傳媒業命運的重大課題指明了方向。《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不僅讓數字出版這一概念首次亮相于國家的五年規劃,國家有關部門也首次把數字出版列入國民經濟行業分類中,從今年101日起開始實施統計。201611月,國務院印發了《十三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把未來五年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劃分了五大板塊,包括文化產業、數字出版在內的數字創意產業位居其一。可見,中央對數字創意產業是高度重視的。

數字技術造就新文明

要認清一個行業及其發展趨勢,必須首先認清它所處的時代。 

人類5000年農耕文明、300年工業文明都已成為過往。當歷史的車輪駛入21世紀,人類又迎來了一個嶄新的文明形態——數字文明,也有人稱之為后工業文明時代或信息時代。數字技術之所以具有造就新文明形態的威力,是因為它至少為社會提供了兩大根本功能,或者說,它同時觸到了推動社會進步的兩大穴位,撬動了兩大支點:一是改造世界的工具,二是實現流動的渠道。 

作為改造世界的工具,我們近20年來已經切身體會到,它對傳統社會已經做、正在做和即將做顛覆性的改造。它就像一場大風暴,蕩滌著傳統社會的一切固有文明形態。在這場風暴之中,不僅許多傳統行業、產業邊際變得越來越模糊,甚至被打碎、消失,而且傳統社會中的各種文明形態——經濟、科技、文化、法律、藝術、教育,乃至社會治理方式,都將在這場風暴的洗禮之后重新洗牌,重構新秩序和新生態。毫不夸張地說,在網絡時代,數字文明已經成為

一種社會存在的背景色。數字技術不僅徹底改變物質世界,而且深刻改變著精神世界。

數字文明已進入第二個階段

回顧網絡時代的歷史足跡,從1994年中國通過一條64K專線首次聯入國際互聯網,到從1998年起,新浪、搜狐、網易、京東、騰訊、阿里巴巴、攜程等大批互聯網企業接連問世,爾來已20年矣。這20年基本走過了數字文明的第一階段。這一階段以物理過程為基本特征,主要是跑馬圈地,完成對基本數據的原始積累和版圖擴張。數字文明雖已滲透到社會神經的各個末梢,但新老共存,而且傳統產業依然處于主導地位。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固有文明形態的原住民還處于社會的主導地位,社會文明慣性使然。 

從今年開始,數字文明將進入第二階段,即化學過程。化學反應是指越來越多的傳統行業將遭遇徹底改造,大量傳統行業將退出歷史舞臺。如果說數字文明的第一階段是以互聯網、移動互聯、大數據、云計算為標志,那么,第二階段則主要以虛擬技術、人工智能、物聯網、區塊鏈、5G、量子技術等技術形態為特征。

購買變成選擇  銷售變成分享

信息傳遞是螞蟻都會的事情,但是利用媒介進行大眾傳播卻是人類智慧的體現。農耕文明時代,西方莎草紙用了4000年,古印度的貝葉也使用了4000多年。中國使用竹簡1400多年,到公元403年代之以紙張。亞歷山大圖書館前后存在800年,藏書數十萬卷,沒有一件印刷品。印刷術發明后,大眾傳播才得以真正實現。17世紀初出現了報紙,17世紀中葉出現了雜志。至于廣播和電視,都是20世紀的事情了。所以大眾傳播是工業文明的產物。工業文明傳播的特點是,信息單向流動,渠道單一,方式單一,技術手段單一,批量生產,B2CBusiness-to-Customer),信息和知識不但可以售賣,而且是賣方市場。文化消費在這樣一種市場規范下進行了數百年。 

數字文明使信息傳播和文化消費在方式和理念上都發生了根本性變化。麥克盧漢說,媒介即人的延伸。人類對個性化、體驗式、舒適性、便捷性消費的需求,自然使智能化傳播、智能化消費成為必然趨勢。 

智能化技術的井噴式發展,為信息的智能化傳播提供了可能。比如虛擬技術可以解決醫生培養過程中對解剖尸體的需求,可以解決工程師對復雜設備的結構分析的需求;比如人工智能依靠海量的知識存儲和智能化處理,可以向人類提供多種形式的知識服務;比如區塊鏈技術會把你的藝術創作過程永遠鐫刻在青史之上......想當年,當我們為磚頭式的大哥大進化到小型手機沾沾自喜的時候,人們做夢也不會想到一夜之間智能手機橫空出世,并迅速成為我們聯系世界幾乎最為重要的渠道。

英特爾創始人之一摩爾通過觀察研究總結出一個規律:大約每隔18個月,芯片制造技術的改進會使芯片的性能提高一倍,或價格下降一半。根據這個結論,互聯網的三大基礎要件——帶寬、存儲和服務器,在服務質量不斷向智能化邁進的同時,價格永遠趨向下降。據統計,2013—2016年間,全球移動寬帶資費下降50%,堪為佐證。

技術進步加速了共享方式走進社會每個角落的步伐。共享,是相對于產權擁有而存在的一個概念。過去我們可能為擁有一套大百科全書而自豪,或為擁有一個偌大的書房而滿足。在數字文明時代,這個觀念就太out了。在數字文明時代,完全不必擁有這些知識的載體,只需一個小小的鏈接,便可進入人類知識的寶庫,只占用一丁點空間,而且隨時提供十分便捷且智能化的服務。就像大街小巷鋪天蓋地的單車,不必為你所擁有,卻全部可以為你所用。在這種形態下,文化消費方式從購買變成了選擇,賣方市場變成了買方市場,銷售變成了分享,勢將逼迫我們出版傳媒工作者,對自己的社會定位、功能和服務方式進行重新思考。

隨著數字文明的不斷演進,人們的消費觀念必將逐步升級。追求舒適不僅是人的本能,也是人的終極追求。古人拋棄竹簡使用紙張,就是為了追求舒適。法國經濟學家薩伊說,供給創造需求。我認為這個定律在數字文明時代可以被賦予新的含義,同樣適用。如果可以讓我躺在浴盆里閉目養神的同時學習知識,我又何苦要盯著屏幕累得腰肌勞損、頸椎骨質增生呢? 

除了追求舒適,人們更需要節省時間。面對浩如煙海的知識和信息,我們的有效學習時間其實很少。正如莊子所云,我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因此,我們必須追求目標清晰、高效、便捷的學習。

出版傳播業高度依賴信息技術發展,互聯網本身就應該是我們未來生存的家園,就像人類最初從水中走向陸地,最終以陸地為家園。出版傳媒業的這種變化才剛剛開始。正像凱文·凱利的名言:今天才是第一天。對此,大數據之父維克多·舍恩伯格則表述為:我們就像恐龍,將要面對一個新世界。

 

20148月,中央發布了《關于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為做好融合發展這個關涉我國出版傳媒業命運的重大課題指明了方向。《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不僅讓數字出版這一概念首次亮相于國家的五年規劃,國家有關部門也首次把數字出版列入國民經濟行業分類中,從今年101日起開始實施統計。201611月,國務院印發了《十三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把未來五年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劃分了五大板塊,包括文化產業、數字出版在內的數字創意產業位居其一。可見,中央對數字創意產業是高度重視的。

數字技術造就新文明

要認清一個行業及其發展趨勢,必須首先認清它所處的時代。 

人類5000年農耕文明、300年工業文明都已成為過往。當歷史的車輪駛入21世紀,人類又迎來了一個嶄新的文明形態——數字文明,也有人稱之為后工業文明時代或信息時代。數字技術之所以具有造就新文明形態的威力,是因為它至少為社會提供了兩大根本功能,或者說,它同時觸到了推動社會進步的兩大穴位,撬動了兩大支點:一是改造世界的工具,二是實現流動的渠道。 

作為改造世界的工具,我們近20年來已經切身體會到,它對傳統社會已經做、正在做和即將做顛覆性的改造。它就像一場大風暴,蕩滌著傳統社會的一切固有文明形態。在這場風暴之中,不僅許多傳統行業、產業邊際變得越來越模糊,甚至被打碎、消失,而且傳統社會中的各種文明形態——經濟、科技、文化、法律、藝術、教育,乃至社會治理方式,都將在這場風暴的洗禮之后重新洗牌,重構新秩序和新生態。毫不夸張地說,在網絡時代,數字文明已經成為

一種社會存在的背景色。數字技術不僅徹底改變物質世界,而且深刻改變著精神世界。

數字文明已進入第二個階段

回顧網絡時代的歷史足跡,從1994年中國通過一條64K專線首次聯入國際互聯網,到從1998年起,新浪、搜狐、網易、京東、騰訊、阿里巴巴、攜程等大批互聯網企業接連問世,爾來已20年矣。這20年基本走過了數字文明的第一階段。這一階段以物理過程為基本特征,主要是跑馬圈地,完成對基本數據的原始積累和版圖擴張。數字文明雖已滲透到社會神經的各個末梢,但新老共存,而且傳統產業依然處于主導地位。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固有文明形態的原住民還處于社會的主導地位,社會文明慣性使然。 

從今年開始,數字文明將進入第二階段,即化學過程。化學反應是指越來越多的傳統行業將遭遇徹底改造,大量傳統行業將退出歷史舞臺。如果說數字文明的第一階段是以互聯網、移動互聯、大數據、云計算為標志,那么,第二階段則主要以虛擬技術、人工智能、物聯網、區塊鏈、5G、量子技術等技術形態為特征。

購買變成選擇  銷售變成分享

信息傳遞是螞蟻都會的事情,但是利用媒介進行大眾傳播卻是人類智慧的體現。農耕文明時代,西方莎草紙用了4000年,古印度的貝葉也使用了4000多年。中國使用竹簡1400多年,到公元403年代之以紙張。亞歷山大圖書館前后存在800年,藏書數十萬卷,沒有一件印刷品。印刷術發明后,大眾傳播才得以真正實現。17世紀初出現了報紙,17世紀中葉出現了雜志。至于廣播和電視,都是20世紀的事情了。所以大眾傳播是工業文明的產物。工業文明傳播的特點是,信息單向流動,渠道單一,方式單一,技術手段單一,批量生產,B2CBusiness-to-Customer),信息和知識不但可以售賣,而且是賣方市場。文化消費在這樣一種市場規范下進行了數百年。 

數字文明使信息傳播和文化消費在方式和理念上都發生了根本性變化。麥克盧漢說,媒介即人的延伸。人類對個性化、體驗式、舒適性、便捷性消費的需求,自然使智能化傳播、智能化消費成為必然趨勢。 

智能化技術的井噴式發展,為信息的智能化傳播提供了可能。比如虛擬技術可以解決醫生培養過程中對解剖尸體的需求,可以解決工程師對復雜設備的結構分析的需求;比如人工智能依靠海量的知識存儲和智能化處理,可以向人類提供多種形式的知識服務;比如區塊鏈技術會把你的藝術創作過程永遠鐫刻在青史之上......想當年,當我們為磚頭式的大哥大進化到小型手機沾沾自喜的時候,人們做夢也不會想到一夜之間智能手機橫空出世,并迅速成為我們聯系世界幾乎最為重要的渠道。

英特爾創始人之一摩爾通過觀察研究總結出一個規律:大約每隔18個月,芯片制造技術的改進會使芯片的性能提高一倍,或價格下降一半。根據這個結論,互聯網的三大基礎要件——帶寬、存儲和服務器,在服務質量不斷向智能化邁進的同時,價格永遠趨向下降。據統計,2013—2016年間,全球移動寬帶資費下降50%,堪為佐證。

技術進步加速了共享方式走進社會每個角落的步伐。共享,是相對于產權擁有而存在的一個概念。過去我們可能為擁有一套大百科全書而自豪,或為擁有一個偌大的書房而滿足。在數字文明時代,這個觀念就太out了。在數字文明時代,完全不必擁有這些知識的載體,只需一個小小的鏈接,便可進入人類知識的寶庫,只占用一丁點空間,而且隨時提供十分便捷且智能化的服務。就像大街小巷鋪天蓋地的單車,不必為你所擁有,卻全部可以為你所用。在這種形態下,文化消費方式從購買變成了選擇,賣方市場變成了買方市場,銷售變成了分享,勢將逼迫我們出版傳媒工作者,對自己的社會定位、功能和服務方式進行重新思考。

隨著數字文明的不斷演進,人們的消費觀念必將逐步升級。追求舒適不僅是人的本能,也是人的終極追求。古人拋棄竹簡使用紙張,就是為了追求舒適。法國經濟學家薩伊說,供給創造需求。我認為這個定律在數字文明時代可以被賦予新的含義,同樣適用。如果可以讓我躺在浴盆里閉目養神的同時學習知識,我又何苦要盯著屏幕累得腰肌勞損、頸椎骨質增生呢? 

除了追求舒適,人們更需要節省時間。面對浩如煙海的知識和信息,我們的有效學習時間其實很少。正如莊子所云,我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因此,我們必須追求目標清晰、高效、便捷的學習。

出版傳播業高度依賴信息技術發展,互聯網本身就應該是我們未來生存的家園,就像人類最初從水中走向陸地,最終以陸地為家園。出版傳媒業的這種變化才剛剛開始。正像凱文·凱利的名言:今天才是第一天。對此,大數據之父維克多·舍恩伯格則表述為:我們就像恐龍,將要面對一個新世界。

 

學者觀點
李建臣
畢業于清華大學,現任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規劃發展司副司長。 曾任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圖書出版管理司處長;報刊出版管理司處長;《中國新聞出版報》副社長兼副總編輯;《中國出版》雜志社常務副主編;北京文博信傳媒廣告有限公司總經...
簡介詳情查看>>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大街59號 (100872 )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辦公室)010-82500279 010-82500280 (科研項目部) 010-82503173 (培訓部)010-82613917 13910189676 傳真:010-82509079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研究院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升星時代
浙江6十1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