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聚焦
您當前位置是:首頁 > 媒體聚焦
張燕生:全球產業鏈將走向碎片化
張燕生:全球產業鏈將走向碎片化
張燕生:全球產業鏈將走向碎片化
字號:
來源:環球網  發表日期:2019-08-08  閱讀次數:122

在貿易、投資和技術保護主義及新一輪科技革命共同作用下,原本以國際工序分工或產品內分工合作為代表的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這“三鏈”的制度基礎、技術基礎和綜合物流基礎,正在發生著深刻變化。


第一個特征是分散化。像美日歐這樣的經貿大國紛紛采取貿易保護主義手段,將給世界貿易格局帶來兩個板塊性新變化:首先,貿易戰博弈的主戰場是在大國間豎起一道道關稅墻、科技墻、斷供墻。當出口企業遇到關稅墻時,將被迫走上原產地和出口市場多元化之路,選擇一些沒有受貿易壁壘影響、物流方便、區位優勢合適的中小國家做出口替代。否則,將會失去美國等大市場。其次,發達國家間的貿易戰威脅將促使同等發達程度的國家之間加速零關稅、零壁壘的對等開放。國際市場格局將進一步碎片化,出現一個世界兩個體系甚至多個體系的分裂狀態。


第二個特征是本地化。在新科技革命條件下,智能機器人可以替代勞動力,削弱低勞動力成本、低土地成本對國際資本的誘惑力,更貼近市場、更貼近需求的本地化生產格局成為一種新趨勢。


第三個特征是區域化。如美墨加協議、日歐EPA(經濟伙伴關系協定)、美日貿易協議談判、CPTPP等。排他性區域協定也對全球“三鏈”布局產生重大影響。如美墨加協議中的原產地規則中更高本地含量要求、“毒丸條款”等,都會割裂全球“三鏈”市場配置資源的內在聯系。


美國的貿易霸凌將迫使受其影響的各國企業陷入混亂和困境,一些企業不得不在全球范圍內尋找能夠規避美國關稅墻或保護主義壁壘的出口基地作為生產的“原產地”,這部分企業很可能與美國監管部門展開貓捉老鼠的博弈。而那些接受產業轉移的國家在美國加征關稅的壓力下,可能會進一步采取與美國相似的保護政策。這樣一來,更多國家將由過去主張基于多邊貿易規則的自由貿易,轉而強調本國優先、“公平貿易”和“對等開放”式的開放交易,所謂的“對等”就是以關稅等保護主義手段為威脅,強制要求貿易伙伴將關稅稅率降低到與美國相一致或相接近的水平,來維護“美國優先”所需要的利益。這將迫使中國轉而采取促進強大國內市場的對策,擴大內需來抵補外需形勢惡化帶來的損失。


在分散化、本地化和區域化趨勢作用下,中國市場一定是全球市場驅動型、效率驅動型、資源驅動型資本的主要投資地。相較于歐美兩大發達地區的低增長率,中國市場展現出強勁的韌性、成長潛力以及強大購買力,未來幾年有望成為全球第一大消費市場。同時,與中國保持良好經濟合作關系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及東盟國家發展勢頭強勁,目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中國外貿進出口中所占比例已接近30%,今年上半年的成長率更是達到接近兩位數的9.7%。而東盟已經取代美國,成為我國第二大貿易伙伴。在這一趨勢影響下,中國企業對歐美市場出口將進一步推動原產地與出口市場多元化,未來中國對歐美出口將發生在全世界,而不僅僅是中國。


出口市場多元化也意味著中國一部分產業將資本外流。資本外流實際上是一種資本交換,國外新流入中國的資本更多是高技術服務業,而中國對海外投資更多是配置實業產業。如果未來新簽署的FDI(外商直接投資)都是高技術服務業,而ODI(對外直接投資)都是實業投資,那么我們就要警惕因出口市場多元化和國內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可能帶來的國內產業脫實向虛狀況。經濟學理論認為,產業轉型的階梯式上升是從農業經濟轉移到工業經濟,從工業經濟轉移到服務經濟再到知識經濟。而美國這次危機帶來的歷史教訓告訴我們,當歐美產業上升到知識經濟以后,國內出現了經濟和產業結構的空心化現象。在“三鏈”重新布局的新趨勢下,中國時刻要注意牢牢把握實體經濟的堅實基礎,避免中國經濟和產業結構受大環境影響可能出現的“脫實向虛”現象。

在貿易、投資和技術保護主義及新一輪科技革命共同作用下,原本以國際工序分工或產品內分工合作為代表的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這“三鏈”的制度基礎、技術基礎和綜合物流基礎,正在發生著深刻變化。


第一個特征是分散化。像美日歐這樣的經貿大國紛紛采取貿易保護主義手段,將給世界貿易格局帶來兩個板塊性新變化:首先,貿易戰博弈的主戰場是在大國間豎起一道道關稅墻、科技墻、斷供墻。當出口企業遇到關稅墻時,將被迫走上原產地和出口市場多元化之路,選擇一些沒有受貿易壁壘影響、物流方便、區位優勢合適的中小國家做出口替代。否則,將會失去美國等大市場。其次,發達國家間的貿易戰威脅將促使同等發達程度的國家之間加速零關稅、零壁壘的對等開放。國際市場格局將進一步碎片化,出現一個世界兩個體系甚至多個體系的分裂狀態。


第二個特征是本地化。在新科技革命條件下,智能機器人可以替代勞動力,削弱低勞動力成本、低土地成本對國際資本的誘惑力,更貼近市場、更貼近需求的本地化生產格局成為一種新趨勢。


第三個特征是區域化。如美墨加協議、日歐EPA(經濟伙伴關系協定)、美日貿易協議談判、CPTPP等。排他性區域協定也對全球“三鏈”布局產生重大影響。如美墨加協議中的原產地規則中更高本地含量要求、“毒丸條款”等,都會割裂全球“三鏈”市場配置資源的內在聯系。


美國的貿易霸凌將迫使受其影響的各國企業陷入混亂和困境,一些企業不得不在全球范圍內尋找能夠規避美國關稅墻或保護主義壁壘的出口基地作為生產的“原產地”,這部分企業很可能與美國監管部門展開貓捉老鼠的博弈。而那些接受產業轉移的國家在美國加征關稅的壓力下,可能會進一步采取與美國相似的保護政策。這樣一來,更多國家將由過去主張基于多邊貿易規則的自由貿易,轉而強調本國優先、“公平貿易”和“對等開放”式的開放交易,所謂的“對等”就是以關稅等保護主義手段為威脅,強制要求貿易伙伴將關稅稅率降低到與美國相一致或相接近的水平,來維護“美國優先”所需要的利益。這將迫使中國轉而采取促進強大國內市場的對策,擴大內需來抵補外需形勢惡化帶來的損失。


在分散化、本地化和區域化趨勢作用下,中國市場一定是全球市場驅動型、效率驅動型、資源驅動型資本的主要投資地。相較于歐美兩大發達地區的低增長率,中國市場展現出強勁的韌性、成長潛力以及強大購買力,未來幾年有望成為全球第一大消費市場。同時,與中國保持良好經濟合作關系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及東盟國家發展勢頭強勁,目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中國外貿進出口中所占比例已接近30%,今年上半年的成長率更是達到接近兩位數的9.7%。而東盟已經取代美國,成為我國第二大貿易伙伴。在這一趨勢影響下,中國企業對歐美市場出口將進一步推動原產地與出口市場多元化,未來中國對歐美出口將發生在全世界,而不僅僅是中國。


出口市場多元化也意味著中國一部分產業將資本外流。資本外流實際上是一種資本交換,國外新流入中國的資本更多是高技術服務業,而中國對海外投資更多是配置實業產業。如果未來新簽署的FDI(外商直接投資)都是高技術服務業,而ODI(對外直接投資)都是實業投資,那么我們就要警惕因出口市場多元化和國內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可能帶來的國內產業脫實向虛狀況。經濟學理論認為,產業轉型的階梯式上升是從農業經濟轉移到工業經濟,從工業經濟轉移到服務經濟再到知識經濟。而美國這次危機帶來的歷史教訓告訴我們,當歐美產業上升到知識經濟以后,國內出現了經濟和產業結構的空心化現象。在“三鏈”重新布局的新趨勢下,中國時刻要注意牢牢把握實體經濟的堅實基礎,避免中國經濟和產業結構受大環境影響可能出現的“脫實向虛”現象。

在貿易、投資和技術保護主義及新一輪科技革命共同作用下,原本以國際工序分工或產品內分工合作為代表的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這“三鏈”的制度基礎、技術基礎和綜合物流基礎,正在發生著深刻變化。


第一個特征是分散化。像美日歐這樣的經貿大國紛紛采取貿易保護主義手段,將給世界貿易格局帶來兩個板塊性新變化:首先,貿易戰博弈的主戰場是在大國間豎起一道道關稅墻、科技墻、斷供墻。當出口企業遇到關稅墻時,將被迫走上原產地和出口市場多元化之路,選擇一些沒有受貿易壁壘影響、物流方便、區位優勢合適的中小國家做出口替代。否則,將會失去美國等大市場。其次,發達國家間的貿易戰威脅將促使同等發達程度的國家之間加速零關稅、零壁壘的對等開放。國際市場格局將進一步碎片化,出現一個世界兩個體系甚至多個體系的分裂狀態。


第二個特征是本地化。在新科技革命條件下,智能機器人可以替代勞動力,削弱低勞動力成本、低土地成本對國際資本的誘惑力,更貼近市場、更貼近需求的本地化生產格局成為一種新趨勢。


第三個特征是區域化。如美墨加協議、日歐EPA(經濟伙伴關系協定)、美日貿易協議談判、CPTPP等。排他性區域協定也對全球“三鏈”布局產生重大影響。如美墨加協議中的原產地規則中更高本地含量要求、“毒丸條款”等,都會割裂全球“三鏈”市場配置資源的內在聯系。


美國的貿易霸凌將迫使受其影響的各國企業陷入混亂和困境,一些企業不得不在全球范圍內尋找能夠規避美國關稅墻或保護主義壁壘的出口基地作為生產的“原產地”,這部分企業很可能與美國監管部門展開貓捉老鼠的博弈。而那些接受產業轉移的國家在美國加征關稅的壓力下,可能會進一步采取與美國相似的保護政策。這樣一來,更多國家將由過去主張基于多邊貿易規則的自由貿易,轉而強調本國優先、“公平貿易”和“對等開放”式的開放交易,所謂的“對等”就是以關稅等保護主義手段為威脅,強制要求貿易伙伴將關稅稅率降低到與美國相一致或相接近的水平,來維護“美國優先”所需要的利益。這將迫使中國轉而采取促進強大國內市場的對策,擴大內需來抵補外需形勢惡化帶來的損失。


在分散化、本地化和區域化趨勢作用下,中國市場一定是全球市場驅動型、效率驅動型、資源驅動型資本的主要投資地。相較于歐美兩大發達地區的低增長率,中國市場展現出強勁的韌性、成長潛力以及強大購買力,未來幾年有望成為全球第一大消費市場。同時,與中國保持良好經濟合作關系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及東盟國家發展勢頭強勁,目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中國外貿進出口中所占比例已接近30%,今年上半年的成長率更是達到接近兩位數的9.7%。而東盟已經取代美國,成為我國第二大貿易伙伴。在這一趨勢影響下,中國企業對歐美市場出口將進一步推動原產地與出口市場多元化,未來中國對歐美出口將發生在全世界,而不僅僅是中國。


出口市場多元化也意味著中國一部分產業將資本外流。資本外流實際上是一種資本交換,國外新流入中國的資本更多是高技術服務業,而中國對海外投資更多是配置實業產業。如果未來新簽署的FDI(外商直接投資)都是高技術服務業,而ODI(對外直接投資)都是實業投資,那么我們就要警惕因出口市場多元化和國內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可能帶來的國內產業脫實向虛狀況。經濟學理論認為,產業轉型的階梯式上升是從農業經濟轉移到工業經濟,從工業經濟轉移到服務經濟再到知識經濟。而美國這次危機帶來的歷史教訓告訴我們,當歐美產業上升到知識經濟以后,國內出現了經濟和產業結構的空心化現象。在“三鏈”重新布局的新趨勢下,中國時刻要注意牢牢把握實體經濟的堅實基礎,避免中國經濟和產業結構受大環境影響可能出現的“脫實向虛”現象。

媒體聚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大街59號 (100872 )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辦公室)010-82500279 010-82500280 (科研項目部) 010-82503173 (培訓部)010-82613917 13910189676 傳真:010-82509079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研究院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升星時代
浙江6十1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