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聚焦
您當前位置是:首頁 > 媒體聚焦
劉元春:走進百姓和基層社會感受中國經濟
劉元春:走進百姓和基層社會感受中國經濟
劉元春:走進百姓和基層社會感受中國經濟
字號:
來源:北京日報  發表日期:2019-08-26  閱讀次數:144

目前,中國結構分化大調整的過程中用局部樣本來說明宏觀現象存在巨大的風險,這個巨大的風險可能會導致對中國宏觀經濟認識的巨大分化——很多海外機構看我們的宏觀數據覺得還不錯,而有些人卻盯著東北經濟投資下滑得出中國經濟惡化的結論。那么對經濟好壞的判斷標準到底是什么?我們的角度應該是什么?


我們的預期波動較為劇烈。去年年底的宏觀經濟預期較悲觀,都在討論當時中國所面臨的問題——首先是舉國上下都在擔心大型高新技術企業在中美貿易摩擦中會受到重創,擔心中興、華為以及列入實體名單的企業可能會受到嚴重打擊。其次,大家在討論全球經濟放緩、出口放緩的同時,認為為出口貢獻60%的中小企業可能會哀鴻遍野,大量的中小企業可能會倒閉,民工返鄉潮又會出現,春節期間我國的調查失業率是5.3%,同比上揚0.2個百分點,全國上下都認為就業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政府也將“穩就業”放在六穩之首。最后,我們擔憂債務率過高,尤其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率過高,很多地方投融資平臺可能會出問題,地方的城投債也可能出現大面積的違約。


今年二季度的數據出來以及社會運轉的實際情況證明了這些擔憂存在著過慮的因素。一是華為還在運行,黑名單上的一些企業在歐洲和其他板塊的支持下日子沒有大家想象的那樣艱難。二是中小企業一天新增接近2萬個,今年上半年城鎮新增就業737萬,新增的經濟實體350萬個,調查失業率到二季度只有5.1%。三是就業很穩,老百姓的收入增長也很穩,上半年居民可支配收入名義增速8.8%,實際收入增速6.5%,還略高于GDP增速。所以,收入穩、就業穩,主要的企業也沒有大的變化,與去年底今年初的預期有本質的差別。事實上,人們滿意程度往往與預期差有關,現在發現去年到現在的預期差充分表明了中國經濟是強大的,是具有彈性和韌性的。


最近華爾街發了幾篇文說中國的債務達到了300%多。這樣的言論嚴重不靠譜,中國是有隱性債務,特別是地方算的政府隱性債務比實際公布的可能要多,即使加上這些債務,中國總債務率也遠低于300%。所以,不要跟著國外政治家和一些別有用心的人走,跟著走就麻煩了。我們搞宏觀經濟的,一定要看大勢。回顧一下,我們經歷了增速的換擋期,三年攻堅期還沒有過,所以增長速度出現這種階梯式的一些變化是正常的。另外,關于風險的暴露,今年暴露的是這個窟窿,明年暴露的是那個窟窿,關鍵要看這個窟窿是越變越大還是越來越小,窟窿補上是好事,補不上、同時越來越大就是壞事。這幾年的金融整頓和風險暴露不是一個窟窿補不上、變大的過程,而是有序地由表及里、逐步觸及實質問題的解決過程,國家2014年到現在進行了全面整頓,很多地方基本上把這當成一個很重要的約束條件,行為模式已經發生了重大的變革。另外,從股票市場、債權市場到銀行,由表及里,已經將深層次的問題全面暴露出來,金融風險暴露是有序的,是按照一定的步調進行的。如果不認識到這個趨勢、簡單鼓噪就很麻煩。


就結構和動能的轉換期而言,我們在新動能的布局上已經有十年了,從2010年戰略性新興產業到現在基本上整整十年,經過十年的確到了一個調整期,同時每年高達30%的高增長速度也必然有一些回落。但是,大家一定要看到獨角獸企業、高新企業的孵化以及在長三角、珠三角等地的創新活力,其實有很多東西是震撼人心的。前段時間我們實地調研發現,現在很多企業提速非常快,現代化的生產體系在逐漸實現,特別是在長三角、珠三角以及京津冀這些區域。當然,現在新經濟也發生了一些分化,2.5萬個園區,只有百分之十幾是國家級和省一級,80%的園區分布在三四線城市,有相當一部分是有問題的。但是,任何一次偉大的勝利都會有成本,不能因為存在創新的成本和轉型的代價就否定創新的偉大和轉型的成就。目前,即使在經受中美貿易沖突、全球經濟長期停滯以及2008年到現在十多年內部的攻堅戰三重的洗禮,中國的就業、老百姓的生活能保持如此運作狀態充分證明了中國經濟的巨大彈性和韌性。判斷中國經濟一定要走近老百姓和走進基層,用他們的實際情況來感受中國經濟。


那么問題有沒有?非常多。除了一些大的問題,我們所接觸的還有一些很細節性的問題,表現得更為突出。比如現在國家在推供應鏈金融,在有些地區甚至出現了好心辦壞事的現象——有的大企業能力很強,賒賬要求的商票的利率可能比融資利率還要高,這就會產生很多的問題,不過這些問題并不能掩蓋當前改革調整的成績。我們一定要在看到新問題的同時看到新現象和好的方面,特別是面對中美貿易摩擦的時候,我們一定要看到祖國繁榮昌盛的方面,要客觀公正地判斷中國經濟



(本文刊于《北京日報》2019年8月26日 013版)

目前,中國結構分化大調整的過程中用局部樣本來說明宏觀現象存在巨大的風險,這個巨大的風險可能會導致對中國宏觀經濟認識的巨大分化——很多海外機構看我們的宏觀數據覺得還不錯,而有些人卻盯著東北經濟投資下滑得出中國經濟惡化的結論。那么對經濟好壞的判斷標準到底是什么?我們的角度應該是什么?


我們的預期波動較為劇烈。去年年底的宏觀經濟預期較悲觀,都在討論當時中國所面臨的問題——首先是舉國上下都在擔心大型高新技術企業在中美貿易摩擦中會受到重創,擔心中興、華為以及列入實體名單的企業可能會受到嚴重打擊。其次,大家在討論全球經濟放緩、出口放緩的同時,認為為出口貢獻60%的中小企業可能會哀鴻遍野,大量的中小企業可能會倒閉,民工返鄉潮又會出現,春節期間我國的調查失業率是5.3%,同比上揚0.2個百分點,全國上下都認為就業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政府也將“穩就業”放在六穩之首。最后,我們擔憂債務率過高,尤其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率過高,很多地方投融資平臺可能會出問題,地方的城投債也可能出現大面積的違約。


今年二季度的數據出來以及社會運轉的實際情況證明了這些擔憂存在著過慮的因素。一是華為還在運行,黑名單上的一些企業在歐洲和其他板塊的支持下日子沒有大家想象的那樣艱難。二是中小企業一天新增接近2萬個,今年上半年城鎮新增就業737萬,新增的經濟實體350萬個,調查失業率到二季度只有5.1%。三是就業很穩,老百姓的收入增長也很穩,上半年居民可支配收入名義增速8.8%,實際收入增速6.5%,還略高于GDP增速。所以,收入穩、就業穩,主要的企業也沒有大的變化,與去年底今年初的預期有本質的差別。事實上,人們滿意程度往往與預期差有關,現在發現去年到現在的預期差充分表明了中國經濟是強大的,是具有彈性和韌性的。


最近華爾街發了幾篇文說中國的債務達到了300%多。這樣的言論嚴重不靠譜,中國是有隱性債務,特別是地方算的政府隱性債務比實際公布的可能要多,即使加上這些債務,中國總債務率也遠低于300%。所以,不要跟著國外政治家和一些別有用心的人走,跟著走就麻煩了。我們搞宏觀經濟的,一定要看大勢。回顧一下,我們經歷了增速的換擋期,三年攻堅期還沒有過,所以增長速度出現這種階梯式的一些變化是正常的。另外,關于風險的暴露,今年暴露的是這個窟窿,明年暴露的是那個窟窿,關鍵要看這個窟窿是越變越大還是越來越小,窟窿補上是好事,補不上、同時越來越大就是壞事。這幾年的金融整頓和風險暴露不是一個窟窿補不上、變大的過程,而是有序地由表及里、逐步觸及實質問題的解決過程,國家2014年到現在進行了全面整頓,很多地方基本上把這當成一個很重要的約束條件,行為模式已經發生了重大的變革。另外,從股票市場、債權市場到銀行,由表及里,已經將深層次的問題全面暴露出來,金融風險暴露是有序的,是按照一定的步調進行的。如果不認識到這個趨勢、簡單鼓噪就很麻煩。


就結構和動能的轉換期而言,我們在新動能的布局上已經有十年了,從2010年戰略性新興產業到現在基本上整整十年,經過十年的確到了一個調整期,同時每年高達30%的高增長速度也必然有一些回落。但是,大家一定要看到獨角獸企業、高新企業的孵化以及在長三角、珠三角等地的創新活力,其實有很多東西是震撼人心的。前段時間我們實地調研發現,現在很多企業提速非常快,現代化的生產體系在逐漸實現,特別是在長三角、珠三角以及京津冀這些區域。當然,現在新經濟也發生了一些分化,2.5萬個園區,只有百分之十幾是國家級和省一級,80%的園區分布在三四線城市,有相當一部分是有問題的。但是,任何一次偉大的勝利都會有成本,不能因為存在創新的成本和轉型的代價就否定創新的偉大和轉型的成就。目前,即使在經受中美貿易沖突、全球經濟長期停滯以及2008年到現在十多年內部的攻堅戰三重的洗禮,中國的就業、老百姓的生活能保持如此運作狀態充分證明了中國經濟的巨大彈性和韌性。判斷中國經濟一定要走近老百姓和走進基層,用他們的實際情況來感受中國經濟。


那么問題有沒有?非常多。除了一些大的問題,我們所接觸的還有一些很細節性的問題,表現得更為突出。比如現在國家在推供應鏈金融,在有些地區甚至出現了好心辦壞事的現象——有的大企業能力很強,賒賬要求的商票的利率可能比融資利率還要高,這就會產生很多的問題,不過這些問題并不能掩蓋當前改革調整的成績。我們一定要在看到新問題的同時看到新現象和好的方面,特別是面對中美貿易摩擦的時候,我們一定要看到祖國繁榮昌盛的方面,要客觀公正地判斷中國經濟



(本文刊于《北京日報》2019年8月26日 013版)

目前,中國結構分化大調整的過程中用局部樣本來說明宏觀現象存在巨大的風險,這個巨大的風險可能會導致對中國宏觀經濟認識的巨大分化——很多海外機構看我們的宏觀數據覺得還不錯,而有些人卻盯著東北經濟投資下滑得出中國經濟惡化的結論。那么對經濟好壞的判斷標準到底是什么?我們的角度應該是什么?


我們的預期波動較為劇烈。去年年底的宏觀經濟預期較悲觀,都在討論當時中國所面臨的問題——首先是舉國上下都在擔心大型高新技術企業在中美貿易摩擦中會受到重創,擔心中興、華為以及列入實體名單的企業可能會受到嚴重打擊。其次,大家在討論全球經濟放緩、出口放緩的同時,認為為出口貢獻60%的中小企業可能會哀鴻遍野,大量的中小企業可能會倒閉,民工返鄉潮又會出現,春節期間我國的調查失業率是5.3%,同比上揚0.2個百分點,全國上下都認為就業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政府也將“穩就業”放在六穩之首。最后,我們擔憂債務率過高,尤其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率過高,很多地方投融資平臺可能會出問題,地方的城投債也可能出現大面積的違約。


今年二季度的數據出來以及社會運轉的實際情況證明了這些擔憂存在著過慮的因素。一是華為還在運行,黑名單上的一些企業在歐洲和其他板塊的支持下日子沒有大家想象的那樣艱難。二是中小企業一天新增接近2萬個,今年上半年城鎮新增就業737萬,新增的經濟實體350萬個,調查失業率到二季度只有5.1%。三是就業很穩,老百姓的收入增長也很穩,上半年居民可支配收入名義增速8.8%,實際收入增速6.5%,還略高于GDP增速。所以,收入穩、就業穩,主要的企業也沒有大的變化,與去年底今年初的預期有本質的差別。事實上,人們滿意程度往往與預期差有關,現在發現去年到現在的預期差充分表明了中國經濟是強大的,是具有彈性和韌性的。


最近華爾街發了幾篇文說中國的債務達到了300%多。這樣的言論嚴重不靠譜,中國是有隱性債務,特別是地方算的政府隱性債務比實際公布的可能要多,即使加上這些債務,中國總債務率也遠低于300%。所以,不要跟著國外政治家和一些別有用心的人走,跟著走就麻煩了。我們搞宏觀經濟的,一定要看大勢。回顧一下,我們經歷了增速的換擋期,三年攻堅期還沒有過,所以增長速度出現這種階梯式的一些變化是正常的。另外,關于風險的暴露,今年暴露的是這個窟窿,明年暴露的是那個窟窿,關鍵要看這個窟窿是越變越大還是越來越小,窟窿補上是好事,補不上、同時越來越大就是壞事。這幾年的金融整頓和風險暴露不是一個窟窿補不上、變大的過程,而是有序地由表及里、逐步觸及實質問題的解決過程,國家2014年到現在進行了全面整頓,很多地方基本上把這當成一個很重要的約束條件,行為模式已經發生了重大的變革。另外,從股票市場、債權市場到銀行,由表及里,已經將深層次的問題全面暴露出來,金融風險暴露是有序的,是按照一定的步調進行的。如果不認識到這個趨勢、簡單鼓噪就很麻煩。


就結構和動能的轉換期而言,我們在新動能的布局上已經有十年了,從2010年戰略性新興產業到現在基本上整整十年,經過十年的確到了一個調整期,同時每年高達30%的高增長速度也必然有一些回落。但是,大家一定要看到獨角獸企業、高新企業的孵化以及在長三角、珠三角等地的創新活力,其實有很多東西是震撼人心的。前段時間我們實地調研發現,現在很多企業提速非常快,現代化的生產體系在逐漸實現,特別是在長三角、珠三角以及京津冀這些區域。當然,現在新經濟也發生了一些分化,2.5萬個園區,只有百分之十幾是國家級和省一級,80%的園區分布在三四線城市,有相當一部分是有問題的。但是,任何一次偉大的勝利都會有成本,不能因為存在創新的成本和轉型的代價就否定創新的偉大和轉型的成就。目前,即使在經受中美貿易沖突、全球經濟長期停滯以及2008年到現在十多年內部的攻堅戰三重的洗禮,中國的就業、老百姓的生活能保持如此運作狀態充分證明了中國經濟的巨大彈性和韌性。判斷中國經濟一定要走近老百姓和走進基層,用他們的實際情況來感受中國經濟。


那么問題有沒有?非常多。除了一些大的問題,我們所接觸的還有一些很細節性的問題,表現得更為突出。比如現在國家在推供應鏈金融,在有些地區甚至出現了好心辦壞事的現象——有的大企業能力很強,賒賬要求的商票的利率可能比融資利率還要高,這就會產生很多的問題,不過這些問題并不能掩蓋當前改革調整的成績。我們一定要在看到新問題的同時看到新現象和好的方面,特別是面對中美貿易摩擦的時候,我們一定要看到祖國繁榮昌盛的方面,要客觀公正地判斷中國經濟



(本文刊于《北京日報》2019年8月26日 013版)

媒體聚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大街59號 (100872 )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辦公室)010-82500279 010-82500280 (科研項目部) 010-82503173 (培訓部)010-82613917 13910189676 傳真:010-82509079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研究院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升星時代
浙江6十1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