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聚焦
您當前位置是:首頁 > 媒體聚焦
陳甬軍:美國對華打貿易戰自傷嚴重
陳甬軍:美國對華打貿易戰自傷嚴重
陳甬軍:美國對華打貿易戰自傷嚴重
字號:
來源:香港中通社  發表日期:2019-05-24  閱讀次數:318

        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22日說,美國擬議對價值約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不過至少要1個月後才會宣布,因為美方目前還在研究這會對消費者造成什麼衝擊。

  姆努欽當天也首度公開承認,美國消費者可能會因美國政府提高關稅,而必須承受更高的零售價格。他還表明,美國仍願意與中國談判。

  姆努欽沒有提到對華打貿易戰、封殺華為等一連串舉措,對美國自身的傷害有多大,但以耐克(Nike)、阿迪達斯(adidas)為首的173家鞋類企業本周致信特朗普時已經說得很明白:對美國消費者、企業和整個美國經濟都有災難性影響。

  美國彭博新聞社日前發表評論文章稱,美國政府妄圖將華為趕盡殺絕不僅失當,也極為不智。這將導致連帶損失。全球各地無辜的企業——其中包括華為的美國供貨商——可能損失業務、面臨破產或要承擔極高的額外成本。

  在華為公布的92家主要供應商中,美國企業超過30家,日本經濟新聞指出,失去華為這個大客戶,美國企業將損失110多億美元。近日,比較依賴對華為出口的美國半導體企業的股票被大量拋售,谷歌等供應軟件的企業也可能被波及。顯然,特朗普政府的制裁措施已經導致自身混亂持續,給美國企業帶來痛苦。

  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教授、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陳甬軍23日在接受香港中通社采訪時指出:“美國加稅對中美都有影響。如果說去年是對中國影響多一些,對美國的影響不那麼明顯。那麼如果今年下半年再對價值約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稅,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就會越來越顯現出來。”

  陳甬軍解釋道:“這是因為,這3000億美元的商品中大部分是生活必需品和一般工業品,通過長時間的中美分工,這些產品已經深深嵌入兩國產業鏈條,成為美國經濟‘底盤’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短時間內難以找到替代國家的替代產品,所以必然要由美國企業和消費者來承擔加稅稅款的大部分。這就會推動美國企業的成本上升和物價上漲,由此必然會減少消費。”

  陳甬軍接著說:“由於需求被抑止,美國經濟的增長速度就會下降,估計會下降0.3個百分點左右。由於美國經濟總量已達24萬億美元,所以就會帶來約7000億美元的損失。考慮到美國現在的經濟增長率不到3%,這一降幅就會使總增長率損失10%。由於中國經濟總量在12萬億美元左右,相較美國要小,雖然也會有0.5%左右的影響,但影響的絕對數就會小得多。”

  他補充道:“此外,銷售的減少,也會導致美國各地的零售業態萎縮,令一些商店關門停業。”

  彭博社刊發的評論指出,特朗普攻擊華為是一個嚴重錯誤。作為談判策略也沒有意義,還很可能讓中國人產生美國只是在試圖限制中國經濟可能性的印象。

  對此,陳甬軍指出:“特朗普在談判上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原則和技巧,屢試不爽,但對中國卻是估計和研究不足,對中國的文化、政治和中國領導人的風格都研究不夠,一而再、再而三的‘三板斧’砍下後,效果逐漸衰竭。所以中國如果能謀劃長期戰略和短期策略,打好經濟‘上甘嶺戰役’,才會促使中美達成一項真正公正平等的經貿協議。”

  這場中美貿易戰將如何收場?陳甬軍表示:“中國在觸及國家利益底線的問題上絕不會妥協讓步,但會在一些具體問題上作必要讓步。前提是美國真心實意想要回到談判桌上來達成協議。6月底在日本二十國集團峰會(G20)中美元首會晤時,有較大可能達成原則性和指導性的高層共識。”

  至於美國對華為的封殺及其他中國企業的打壓,陳甬軍認為:“短期會對中國一批領軍企業的發展造成影響,但長期卻會從整體上促進中國電子信息產業及整個高新產業技術創新的步伐。”


(香港中通社5月23日電)



        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22日說,美國擬議對價值約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不過至少要1個月後才會宣布,因為美方目前還在研究這會對消費者造成什麼衝擊。

  姆努欽當天也首度公開承認,美國消費者可能會因美國政府提高關稅,而必須承受更高的零售價格。他還表明,美國仍願意與中國談判。

  姆努欽沒有提到對華打貿易戰、封殺華為等一連串舉措,對美國自身的傷害有多大,但以耐克(Nike)、阿迪達斯(adidas)為首的173家鞋類企業本周致信特朗普時已經說得很明白:對美國消費者、企業和整個美國經濟都有災難性影響。

  美國彭博新聞社日前發表評論文章稱,美國政府妄圖將華為趕盡殺絕不僅失當,也極為不智。這將導致連帶損失。全球各地無辜的企業——其中包括華為的美國供貨商——可能損失業務、面臨破產或要承擔極高的額外成本。

  在華為公布的92家主要供應商中,美國企業超過30家,日本經濟新聞指出,失去華為這個大客戶,美國企業將損失110多億美元。近日,比較依賴對華為出口的美國半導體企業的股票被大量拋售,谷歌等供應軟件的企業也可能被波及。顯然,特朗普政府的制裁措施已經導致自身混亂持續,給美國企業帶來痛苦。

  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教授、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陳甬軍23日在接受香港中通社采訪時指出:“美國加稅對中美都有影響。如果說去年是對中國影響多一些,對美國的影響不那麼明顯。那麼如果今年下半年再對價值約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稅,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就會越來越顯現出來。”

  陳甬軍解釋道:“這是因為,這3000億美元的商品中大部分是生活必需品和一般工業品,通過長時間的中美分工,這些產品已經深深嵌入兩國產業鏈條,成為美國經濟‘底盤’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短時間內難以找到替代國家的替代產品,所以必然要由美國企業和消費者來承擔加稅稅款的大部分。這就會推動美國企業的成本上升和物價上漲,由此必然會減少消費。”

  陳甬軍接著說:“由於需求被抑止,美國經濟的增長速度就會下降,估計會下降0.3個百分點左右。由於美國經濟總量已達24萬億美元,所以就會帶來約7000億美元的損失。考慮到美國現在的經濟增長率不到3%,這一降幅就會使總增長率損失10%。由於中國經濟總量在12萬億美元左右,相較美國要小,雖然也會有0.5%左右的影響,但影響的絕對數就會小得多。”

  他補充道:“此外,銷售的減少,也會導致美國各地的零售業態萎縮,令一些商店關門停業。”

  彭博社刊發的評論指出,特朗普攻擊華為是一個嚴重錯誤。作為談判策略也沒有意義,還很可能讓中國人產生美國只是在試圖限制中國經濟可能性的印象。

  對此,陳甬軍指出:“特朗普在談判上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原則和技巧,屢試不爽,但對中國卻是估計和研究不足,對中國的文化、政治和中國領導人的風格都研究不夠,一而再、再而三的‘三板斧’砍下後,效果逐漸衰竭。所以中國如果能謀劃長期戰略和短期策略,打好經濟‘上甘嶺戰役’,才會促使中美達成一項真正公正平等的經貿協議。”

  這場中美貿易戰將如何收場?陳甬軍表示:“中國在觸及國家利益底線的問題上絕不會妥協讓步,但會在一些具體問題上作必要讓步。前提是美國真心實意想要回到談判桌上來達成協議。6月底在日本二十國集團峰會(G20)中美元首會晤時,有較大可能達成原則性和指導性的高層共識。”

  至於美國對華為的封殺及其他中國企業的打壓,陳甬軍認為:“短期會對中國一批領軍企業的發展造成影響,但長期卻會從整體上促進中國電子信息產業及整個高新產業技術創新的步伐。”


(香港中通社5月23日電)



        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22日說,美國擬議對價值約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不過至少要1個月後才會宣布,因為美方目前還在研究這會對消費者造成什麼衝擊。

  姆努欽當天也首度公開承認,美國消費者可能會因美國政府提高關稅,而必須承受更高的零售價格。他還表明,美國仍願意與中國談判。

  姆努欽沒有提到對華打貿易戰、封殺華為等一連串舉措,對美國自身的傷害有多大,但以耐克(Nike)、阿迪達斯(adidas)為首的173家鞋類企業本周致信特朗普時已經說得很明白:對美國消費者、企業和整個美國經濟都有災難性影響。

  美國彭博新聞社日前發表評論文章稱,美國政府妄圖將華為趕盡殺絕不僅失當,也極為不智。這將導致連帶損失。全球各地無辜的企業——其中包括華為的美國供貨商——可能損失業務、面臨破產或要承擔極高的額外成本。

  在華為公布的92家主要供應商中,美國企業超過30家,日本經濟新聞指出,失去華為這個大客戶,美國企業將損失110多億美元。近日,比較依賴對華為出口的美國半導體企業的股票被大量拋售,谷歌等供應軟件的企業也可能被波及。顯然,特朗普政府的制裁措施已經導致自身混亂持續,給美國企業帶來痛苦。

  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教授、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陳甬軍23日在接受香港中通社采訪時指出:“美國加稅對中美都有影響。如果說去年是對中國影響多一些,對美國的影響不那麼明顯。那麼如果今年下半年再對價值約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稅,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就會越來越顯現出來。”

  陳甬軍解釋道:“這是因為,這3000億美元的商品中大部分是生活必需品和一般工業品,通過長時間的中美分工,這些產品已經深深嵌入兩國產業鏈條,成為美國經濟‘底盤’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短時間內難以找到替代國家的替代產品,所以必然要由美國企業和消費者來承擔加稅稅款的大部分。這就會推動美國企業的成本上升和物價上漲,由此必然會減少消費。”

  陳甬軍接著說:“由於需求被抑止,美國經濟的增長速度就會下降,估計會下降0.3個百分點左右。由於美國經濟總量已達24萬億美元,所以就會帶來約7000億美元的損失。考慮到美國現在的經濟增長率不到3%,這一降幅就會使總增長率損失10%。由於中國經濟總量在12萬億美元左右,相較美國要小,雖然也會有0.5%左右的影響,但影響的絕對數就會小得多。”

  他補充道:“此外,銷售的減少,也會導致美國各地的零售業態萎縮,令一些商店關門停業。”

  彭博社刊發的評論指出,特朗普攻擊華為是一個嚴重錯誤。作為談判策略也沒有意義,還很可能讓中國人產生美國只是在試圖限制中國經濟可能性的印象。

  對此,陳甬軍指出:“特朗普在談判上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原則和技巧,屢試不爽,但對中國卻是估計和研究不足,對中國的文化、政治和中國領導人的風格都研究不夠,一而再、再而三的‘三板斧’砍下後,效果逐漸衰竭。所以中國如果能謀劃長期戰略和短期策略,打好經濟‘上甘嶺戰役’,才會促使中美達成一項真正公正平等的經貿協議。”

  這場中美貿易戰將如何收場?陳甬軍表示:“中國在觸及國家利益底線的問題上絕不會妥協讓步,但會在一些具體問題上作必要讓步。前提是美國真心實意想要回到談判桌上來達成協議。6月底在日本二十國集團峰會(G20)中美元首會晤時,有較大可能達成原則性和指導性的高層共識。”

  至於美國對華為的封殺及其他中國企業的打壓,陳甬軍認為:“短期會對中國一批領軍企業的發展造成影響,但長期卻會從整體上促進中國電子信息產業及整個高新產業技術創新的步伐。”


(香港中通社5月23日電)



媒體聚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大街59號 (100872 )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辦公室)010-82500279 010-82500280 (科研項目部) 010-82503173 (培訓部)010-82613917 13910189676 傳真:010-82509079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研究院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升星時代
浙江6十1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