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聚焦
您當前位置是:首頁 > 媒體聚焦
張培麗:支持民企更需精準施策
張培麗:支持民企更需精準施策
張培麗:支持民企更需精準施策
字號:
來源:中印對話  發表日期:2019-03-07  閱讀次數:511

3月6日下午, 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在梅地亞新聞中心二層多功能廳舉行第二場記者會,邀請劉世錦、南存輝 、葉青、周鴻祎、周群飛等政協委員,就優化營商環境、促進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回答記者提問。

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多次提到民營經濟和民營企業,并強調今年要下大氣力優化民營經濟發展環境,有效緩解實體經濟特別是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2008年以來,中國民營企業常為“倒閉潮”所困擾,十多年來,民營企業不僅沒有渡過難關,經營困難和倒閉的情況反而更加突出,甚至一些屬于民營企業500強的大企業也不時出現在倒閉名單之中,比如浙江溫州中城建設集團、山東晨曦集團和齊星集團等。

民企面臨的這些困境根本原因在于中國經濟發展階段正在轉變,即由過去的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處于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和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民營企業廣泛分布于傳統制造業領域,以2017年民營企業500強為例,12.8%的上榜民營企業分布在高投入、高排放的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8.6%分布在房屋建筑業,7.6%分布在化學原料、化學制品、石油加工等加工領域。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因此帶來企業外部環境改變,民企發展空間受到多方面擠壓。

這具體表現在:第一,勞動力成本、原材料成本、環境成本、稅費成本等快速上升,大幅提高了身處高投入和高排放行業的民企的成本;第二,激烈的市場競爭、商品的供需錯配導致購買力外流,加上中美貿易摩擦為代表帶來的外部市場萎縮等,民企市場空間被大幅壓縮;第三,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進一步加劇了民營企業長期存在的融資難和融資貴問題,污染防治攻堅戰加速了部分高污染民營企業退出市場。

中國經濟轉型帶來的壓力與陣痛面前,民營企業感到生存壓力巨大也就不難理解,大量民營企業被淘汰而退出市場也屬正常。可如果完全依靠民營企業自身應對經濟轉型,將會付出巨大的經濟發展代價和社會穩定損失。為減少民營企業經營困難帶來的負面影響,政府有必要幫助民營企業平穩轉型。

為此,從2009年開始,中國陸續制定出臺了大量支持非公經濟發展的政策和措施。2018年,習近平主席多次就民營企業問題發表講話,并專門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充分肯定民營企業在中國經濟體系中的地位和作用,并強調加大對民營企業的政策扶持,此后各部門紛紛響應并出臺相關政策措施。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顯示,中國正在減稅降費和完善營商環境等多方面進行大力度改革,為幫助民營企業順利轉型構建良好的政策環境。

但同時,在經濟轉型過程中,民營企業必然和已經發生分化,這就需要在高質量發展指引下,區分和界定民營企業是要淘汰退出市場,還是進行內外部轉移,是改造提升,還是加快發展等不同類型,并根據各自的特殊需求,精準扶持民營企業發展,增強政策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本文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研究院副教授,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民營企業研究中心研究員。


3月6日下午, 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在梅地亞新聞中心二層多功能廳舉行第二場記者會,邀請劉世錦、南存輝 、葉青、周鴻祎、周群飛等政協委員,就優化營商環境、促進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回答記者提問。

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多次提到民營經濟和民營企業,并強調今年要下大氣力優化民營經濟發展環境,有效緩解實體經濟特別是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2008年以來,中國民營企業常為“倒閉潮”所困擾,十多年來,民營企業不僅沒有渡過難關,經營困難和倒閉的情況反而更加突出,甚至一些屬于民營企業500強的大企業也不時出現在倒閉名單之中,比如浙江溫州中城建設集團、山東晨曦集團和齊星集團等。

民企面臨的這些困境根本原因在于中國經濟發展階段正在轉變,即由過去的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處于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和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民營企業廣泛分布于傳統制造業領域,以2017年民營企業500強為例,12.8%的上榜民營企業分布在高投入、高排放的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8.6%分布在房屋建筑業,7.6%分布在化學原料、化學制品、石油加工等加工領域。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因此帶來企業外部環境改變,民企發展空間受到多方面擠壓。

這具體表現在:第一,勞動力成本、原材料成本、環境成本、稅費成本等快速上升,大幅提高了身處高投入和高排放行業的民企的成本;第二,激烈的市場競爭、商品的供需錯配導致購買力外流,加上中美貿易摩擦為代表帶來的外部市場萎縮等,民企市場空間被大幅壓縮;第三,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進一步加劇了民營企業長期存在的融資難和融資貴問題,污染防治攻堅戰加速了部分高污染民營企業退出市場。

中國經濟轉型帶來的壓力與陣痛面前,民營企業感到生存壓力巨大也就不難理解,大量民營企業被淘汰而退出市場也屬正常。可如果完全依靠民營企業自身應對經濟轉型,將會付出巨大的經濟發展代價和社會穩定損失。為減少民營企業經營困難帶來的負面影響,政府有必要幫助民營企業平穩轉型。

為此,從2009年開始,中國陸續制定出臺了大量支持非公經濟發展的政策和措施。2018年,習近平主席多次就民營企業問題發表講話,并專門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充分肯定民營企業在中國經濟體系中的地位和作用,并強調加大對民營企業的政策扶持,此后各部門紛紛響應并出臺相關政策措施。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顯示,中國正在減稅降費和完善營商環境等多方面進行大力度改革,為幫助民營企業順利轉型構建良好的政策環境。

但同時,在經濟轉型過程中,民營企業必然和已經發生分化,這就需要在高質量發展指引下,區分和界定民營企業是要淘汰退出市場,還是進行內外部轉移,是改造提升,還是加快發展等不同類型,并根據各自的特殊需求,精準扶持民營企業發展,增強政策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本文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研究院副教授,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民營企業研究中心研究員。


3月6日下午, 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在梅地亞新聞中心二層多功能廳舉行第二場記者會,邀請劉世錦、南存輝 、葉青、周鴻祎、周群飛等政協委員,就優化營商環境、促進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回答記者提問。

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多次提到民營經濟和民營企業,并強調今年要下大氣力優化民營經濟發展環境,有效緩解實體經濟特別是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2008年以來,中國民營企業常為“倒閉潮”所困擾,十多年來,民營企業不僅沒有渡過難關,經營困難和倒閉的情況反而更加突出,甚至一些屬于民營企業500強的大企業也不時出現在倒閉名單之中,比如浙江溫州中城建設集團、山東晨曦集團和齊星集團等。

民企面臨的這些困境根本原因在于中國經濟發展階段正在轉變,即由過去的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處于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和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民營企業廣泛分布于傳統制造業領域,以2017年民營企業500強為例,12.8%的上榜民營企業分布在高投入、高排放的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8.6%分布在房屋建筑業,7.6%分布在化學原料、化學制品、石油加工等加工領域。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因此帶來企業外部環境改變,民企發展空間受到多方面擠壓。

這具體表現在:第一,勞動力成本、原材料成本、環境成本、稅費成本等快速上升,大幅提高了身處高投入和高排放行業的民企的成本;第二,激烈的市場競爭、商品的供需錯配導致購買力外流,加上中美貿易摩擦為代表帶來的外部市場萎縮等,民企市場空間被大幅壓縮;第三,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進一步加劇了民營企業長期存在的融資難和融資貴問題,污染防治攻堅戰加速了部分高污染民營企業退出市場。

中國經濟轉型帶來的壓力與陣痛面前,民營企業感到生存壓力巨大也就不難理解,大量民營企業被淘汰而退出市場也屬正常。可如果完全依靠民營企業自身應對經濟轉型,將會付出巨大的經濟發展代價和社會穩定損失。為減少民營企業經營困難帶來的負面影響,政府有必要幫助民營企業平穩轉型。

為此,從2009年開始,中國陸續制定出臺了大量支持非公經濟發展的政策和措施。2018年,習近平主席多次就民營企業問題發表講話,并專門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充分肯定民營企業在中國經濟體系中的地位和作用,并強調加大對民營企業的政策扶持,此后各部門紛紛響應并出臺相關政策措施。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顯示,中國正在減稅降費和完善營商環境等多方面進行大力度改革,為幫助民營企業順利轉型構建良好的政策環境。

但同時,在經濟轉型過程中,民營企業必然和已經發生分化,這就需要在高質量發展指引下,區分和界定民營企業是要淘汰退出市場,還是進行內外部轉移,是改造提升,還是加快發展等不同類型,并根據各自的特殊需求,精準扶持民營企業發展,增強政策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本文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研究院副教授,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民營企業研究中心研究員。


媒體聚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大街59號 (100872 ) 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辦公室)010-82500279 010-82500280 (科研項目部) 010-82503173 (培訓部)010-82613917 13910189676 傳真:010-82509079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研究院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升星時代
浙江6十1开奖号码